加强防范 远离传销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11-08   浏览次数:498
编者按 传销活动是当今社会的一颗毒瘤,严重影响着社会秩序,危害着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国家明令禁止,并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传销法》对传销活动进行定性、依法打击。但仍有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猖獗活动,无孔不入,甚至将黑手伸向大学校园内的在校大学生。经学校相关部门初步调查,近几年来,我校有10多名在校大学生被诱骗、胁迫或误入传销组织,有的被成功解救回校、有的自己逃离回校,有的仍被传销组织控制。传销的黑手无处不在,他们往往利用老同学或亲戚的关系,以邀约旅游或介绍工作为由,邀请学生前往,接待学生后,便控制其行动和通讯工具,然后以参加其所谓的营销、直销获取高额回报等幌子为“诱饵”,对你采取诱骗、胁迫你参与,索要参与者钱财,并威逼学生向家人亲戚索要钱款。这里我们转载了我校一名误入传销组织逃离回校的大学生的自述经历,以揭开传销活动的黑幕。谨以此告诫大学生,增强识别、抵御、防范能力,对待同学、亲戚的邀约要谨慎识别,更不要相信未经过自己的努力就会有高额回报的职业。
 
我的传销经历
     今年上半年突然收到一高中同学更换电话号码的短信,归属地是一北方城市,由于是很久都没什么联系了,于是没怎么在意。过了一个月他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聊聊家常,然后就问我什么时候出去实习、什么时候找工作。临近五一的时候他就以找工作和过去游玩为由叫我过去,并催促我赶紧在网上订票,我也答应了。
经过了接近一个昼夜的列车旅程,下午约5点终于达到目的地。但是他并没有按照约定时间出现在火车站,而是让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带了他的一个朋友才赶到,他那朋友对我相当热情,又是争着给我拿行李又是各种问候。然后就随便吃了点东西,在城里逛公园。他们说:为了节约租金,就租了当地居民的房屋,并且我同学以听歌为由借走了我的手机。到了差不多晚上十点他们就提议回他们的住处。
到了那边一看,到了郊外,确切的说就是城乡结合部。然后,转了好几道巷子才到出租屋。出租屋是个四合院,四周都是围墙,平时铁门锁着。
进了出租屋,见有三个女生在那儿聊天,也对我很热情。这时,我同学就告诉我手机没电了,叫我把充电器给他们帮我充电。
在院内呆了一阵就去睡觉了,这时发现里面还有差不多十个人,当时由于太疲劳也没怎么在意。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昨天同我同学来接我的那个男的就以“网络营销直销”为幌子向我“摊牌”了,我意识到是传销。这时我才想起我的手机还在他们那儿,我担心他们会用我的手机向家里索要钱财,此时孤立无援的处境让我很被动、很尬尴,不得不去“听课”。
他们为了让我放下戒备,故意营造一种和谐、温馨的“家庭”氛围;他们鼓吹:“行业”不仅只需1-2年就可以让你获得丰富的财富,大大缩短了人生的奋斗历程,而且还可为以后开辟属于自己的事业积累人脉;甚至说出了这是国家暗地里运行的,受公安机关以及工商部门的保护;平时的都是吃的土豆大白菜,偶尔会开一下荤,为此他们这样解释道这是艰苦创业,不是享受创业,“我们在这里是创立自己的一番事业,不是我们吃不起穿不起,而是我们刻意营造出来的”……以此来转换我的观念。
起初我还是不愿意放弃我的学业,但眼看就要防假了,他们没有一点想让我回去的意思,他们就这样天天每天向我灌输他们的思想,一天可长达12个小时之多(早上一起床就会有人找我谈话、到了晚上睡觉前都还在谈),直到愿意为止(期间不排除使用暴力倾向和语言威胁、人格侮辱),并且不能让我随意走动,走到哪都会有人跟到哪儿,在室外的活动范围最多就是去厕所那儿,除此之外只能呆在屋子里。在这种利诱威逼的情况下,我身心承受巨大的精神折磨和身体折磨,实在走投无路,只有选择妥协。
我每天参加他们的培训活动,接收着他们的“洗脑”,就这样过去一个多星期,后就叫我打电话(手机一直是被他们掌握着的)回家,故意让我编造谎言:说我和我高中同学在另外一个城市去看工作,到了下午又叫我打电话给家里说:肚子不舒服。
第二天这个“家”的“主任”叫了另外2个“主任”,说是来帮助我打电话的。在他们的安排下,早上给家里说病情加重需要到大医院里去做检查,大概2个小时左右过后给家里面说检查结果是肠梗阻,急需要做手术,必须预存2万在医院,医院才同意做手术,期间叫我打电话催促我父亲。就这样迫使我叫家里打了一万多块过来!下午时另外2个“主任”,过来把钱带走了!
后来他们把我的电话卡取出来,叫我定期或不定期地使用网络电话在他们的陪同下与家里联系,仅仅是报一个平安,一般都是开着扩音,要我一口咬定我始终是就在另外一个城市,不能暴露自己真实的所处位置。网络电话只能单向联系,所以只能由我主动向家里联系,也只有联系家里时才会给我开机,平时都是出于关机状态,并且手机也不是掌握在我的手中。
其实每一次向家里联系时我的心里也特别的难受,以前是从不对父母说谎,而如今被迫不得不说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话,在那里孤独无助,不能把自己的内心想法如实地告诉里面的人,所以那段时间思想压力特别大几乎临近崩溃的边缘,良心一再受到自我的问责——这样做到底是不是正确、这样放弃学业是不是对自己不负责,是不是辜负学校里领导以及老师,是不是在同学群体里面产生了不良影响。
    呆了差不多40多天之后,我才真正的拿得到我的手机,几天之后我开始用百度搜索到底什么是直销,当时搜索出来,觉得和他们讲的也是差不多的,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后来才听说“行业”里加入时间久一些的女成员,由于将自己亲友人脉“市场”用光完了之后,通常都会利用网络相亲平台或其他社交平台,物色对象,来发展自己的下线(业绩),而且很多男性成员羡慕女性成员有这样的优势,女性成员因为有这样的优势而感到自豪、更有“干劲”。
当时就想:如果是真正是一份正当的事业也不需要使用这样下三滥、龌蹉的手段,这实则是诈骗。加上家里一再催促我回家,本身自己有慢性病,长时间伙食差以及精神压力大,病情有所加重,于是在心里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即使这个“行业”再怎么好,也不是我该呆的地方。
我也连续找到“领导”说了我的想法和原因,起初主要是给我做思想工作叫我留下,在差不多半个月的努力下,终于带我去医院做检查,拿到检查结果后,他们确信我的病情严重并且急需及时治疗,过了2天这才将我送到火车站,让我回家。
我在火车上的心情暗暗自喜又参杂忐忑,因为我在担心我该如何去面对我的亲人,老师和同学?回到家里,父母见到我后脸上的憔悴突然露出了笑容,自己心里也很难受。他们却并未一味地责怪我,只愿我能平安回来,这使得我更加的惭愧,让我明白“天下父母心”的含义。回家之后也及时与学院领导以及辅导员取得了联系,他们安慰我的同时也在鼓励我。这样我觉得自己终于回到属于自己的人生轨道。
这也是我人生中一次沉痛的教训。
在家庭方面,父母不仅失去了他们的血汗钱,还为我操碎了心、四处奔走,承受的思想压力也是无法估量的,加快了他们衰老的步伐,我觉得自己就是父母的“杀人凶手”;我的姐姐本应该早就该去外地上班,为了我推掉了公司的一再催促,险些丢掉了工作;还有两个兄弟,他们为了我四处奔波,还放弃了已经报名的考证机会。
在学业方面,由于期末考试正处于我被骗期间,期末我未能参加考试,导致我学业挂科、重修,等于失去了参加任何评定的资格,不仅包括期末的奖学金,还有优秀毕业生,重要的是研究生推免资格,因为在此之前我为此也做了一些相应准备,现在却变成了泡影。同时也给学校领导和老师增添了不少的工作量和麻烦、在同学中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
但是令我欣慰的是现在我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同学仍愿一如既往地和我生活、学习。也同时让我明白:只有靠自己双手创造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
 
 
                                                                                     魏未(化名)
                                                                                  2013年11月7